Thewinddeva

【狄尉】业火03

作者有话说:今天从展子回来两个腿疼的不行,码文的时候险些睡过去。orz
欢迎大家捉虫!
好啦,不说废话啦!
热乎的更新,客官不要来一份吗?

03

当狄仁杰同尉迟真金赶回大理寺时,寺内早已有一名女子在此等候了。她跪坐在大理寺主厅之上,眉宇间尽是愁容,双目哭的通红,身着素白,不肉得让人生出几分怜爱。

“夏小姐,您先别哭了”寺丞站在那女子身边神色为难,不忍心便劝了几句。谁知那女子哭的更甚。

“我爹娘一向待人和善,鲜少与人争辩什么,也不知道究竟是谁,这般狠心取我爹娘性命!”她用手帕拭去眼泪“霜白只求狄大人能明察秋毫,早日找出真凶,能让我爹娘早日瞑目,如此,霜白愿意做牛做马报答狄大人的恩情…”

站在寺内的所有人都当她是说给寺丞听,却没想到狄大人正巧此时进来。跟在他身后的尉迟真金听到那句“霜白愿意做牛做马报答…”不由得脸黑了几分。

狄大人心里那个苦啊。说不出。

狄仁杰听见身后尉迟真金的轻哼,无可奈何他还是要硬着头皮上“夏小姐不必如此,这本就是大理寺的职责,狄某自当尽心竭力。”

日常都要怼一怼狄仁杰的尉迟真金这次只是

转头不去看他。搞得急匆匆赶来的沙陀忠以为他被人打坏了脑袋。转头却看见那人黑了几分的脸和微肿的双唇…

“嗯…老狄下手真快…”沙陀忠心情大好的看着地板“这地板真好看…”

“夏小姐先起来吧,别跪坏了身子,不然,这就是狄某的过错了”说罢狄仁杰伸手去扶夏霜白,谁知那夏霜白一个“踉跄”就往狄仁杰怀里跌去。

好笑。

“夏小姐真是虚弱呢,依本座只见还是找个姑娘扶你先下去休息为好。你说呢?”尉迟真金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夏霜白的胳膊,等到她站稳便立刻放开。“怎么不见你身边的侍女?”

寺丞上前一步“禀报尉迟大人,夏家所有人唯独夏小姐之外,全部死亡,没有一人幸存。”

尉迟真金看着又抹起眼泪的夏霜白,太阳穴突突直跳。他指了下靠在一旁看书的水月。

“你扶她去休息”听见这句话水月几乎跳起来,她瞪大了眼“为什么啊”

“因为大理寺上下只有你一个女人的…”沙陀忠开口。“我看你找揍”水月佯装生气要打他,沙陀忠几乎是下意识的护住了头。

狄仁杰失笑。

“夏小姐先随水月姑娘先去休息吧,我查到的所有消息自然都不会瞒着夏小姐。”

“那,霜白谢过狄大人了。”

“不必,夏小姐请”

送走了夏霜白,还没过一时,便听见沙陀忠的惨叫。

“就你知道老娘是女人是不是!!!”

“不是不是,水月疼疼疼!你轻点!”

大理寺依旧是鸡飞狗跳的一天呢。

伴随着大理寺鸡飞狗跳的同时,狄仁杰同尉迟真金带着一队人马迅速赶去了夏子安家。

夏宅处地略有些偏僻。

“这宅子正巧压在阴界上,夏子安也真是个胆子大的,也不怕惹上什么不干净的东西。”尉迟真金看着立在门前的石雕,皱起眉头。

“这不是貔貅更不是麒麟,这夏子安搞什么猫腻?”

“这是白泽,那个是獬豸”狄仁杰解释道。

“跟据风水来看,阴界之处,自是白泽獬豸镇宅最好。”

跟在狄仁杰后的众人都恍然的点了点头。

正在这时,夏宅的门,开了…

TBC

【狄尉】业火更新通知

好久没有更新也不知道有没有人记得我了…
提前祝大家中秋快乐 阖家欢乐!
明天一更!
告诉我你们开心吗!!我想看到你们的双手!!
业火故事进入正轨啦!
有小可爱之前提出标点符号的问题我接下来会特别注意的,在此谢谢那个小可爱❤!

【狄尉】故人归番外

emmmmm脑补了好久一直想写。【带bgm食用更加!】

bgm:拜无忧——萧忆情

尉迟真金挑着眉看向沙陀忠“你这是又想干什么”“什么干什么,快试试”沙陀忠从诸多杂物中扒拉出一件红色的衣服推给尉迟真金。

“我觉得我这身挺好的不用换”尉迟真金略带嫌弃的看向那件红色的衣服。

“好什么好,老狄嘱咐我一定要让你穿这件!”沙陀忠装出一脸严肃的样子。

“行行行,我去换”尉迟真金无奈的摇了摇头,唇角勾起一个弧度。真是不知道这狄仁杰又要搞什么名堂。

尉迟真金换了衣服出来,沙陀忠的嘴就没有闲下来过,什么人靠衣裳马靠鞍,君子如玉,乱七八糟的词全往他身上招呼。

最后就总结下来一条,老狄眼光真好。

恭喜玩家沙陀忠,获得npc尉迟真金白眼一枚。

“走,我们去找水月”沙陀忠连拉带拽的把人拖去水月门前。

“进来啊,快点,一会狄大人就回来了!”水月拉开门让两人进来,在背后暗暗踹了沙陀忠一脚“慢死了你!”“怪我喽?谁让老狄把衣服藏在那种地方!”

水月懒得跟他计较,把尉迟真金按在镜子前坐下“大人别动,狄大人今日吩咐我要为大人换个造型”

尉迟真金一脸疑惑看向沙陀忠“不是你告诉我狄仁杰他到底要干嘛,又玩什么花样?”

“哎呀你别问了!”沙陀忠转过身去完全不想理他。

“你!”尉迟真金作势要打,水月急忙拦在他前面“大人,这都是狄大人的吩咐,我和沙陀忠不过奉命行事。”

面对水月这个姑娘,尉迟真金自然不好下手去打,他住了手,在镜前坐定。

任由水月卸去他的帽子,红色的长发顷刻间披散而下。

水月很是熟练的将尉迟真金的长发捋顺扎起,并未扣冠,而是绾上了一条红色的发带。

“好了”水月满意的点点头。看向镜子里的尉迟真金,当真是丰神俊朗。

“水月你手法真好”沙陀忠开口。

“那是也不看看老娘是谁!”水月得意的扬起了头。

到此,尉迟真金还是一头雾水。

直到那人也一袭红衣站在自己面前。

“我无法像世间壁人那样三媒六聘娶你,只好这样以天地为鉴。”狄仁杰笑着向在马上的人伸出手。

“我是男子,谁要你三媒六聘,这样就很好,谁在乎那些名分。”尉迟真金握住狄仁杰的手从马上跃下。

竹舍傍溪而建,风雅至极。

“你我今日不拜高堂,不拜皇帝,拜只拜天下公正廉明,拜着河山永蔚,拜你我初心依旧如何”

“只可惜,你依旧是天后宠臣”尉迟真金笑道。

“我已辞官,日后只想与你两袖清风,朝堂之事已与我无关,世人嘲我荒唐又如何”

尉迟真金一时不知该说什么,只是同狄仁杰举起酒杯。

“一拜河山永蔚”

“二拜天下公正廉明”

“三拜……”两人相视一笑“初心依旧”

TBC

先打个TBC把后期还有个r18全文结束以后再写吧,比心,番外到时候还会再修一下❤

【狄尉】故人归 02

热乎的更新,不来一份吗?
02
“老狄!老狄!”沙陀忠的叫声自不远处响起。
狄仁杰同李元芳一起回头,两人的神色却是不同。
狄仁杰一怔,唇瓣颤了颤却吐不出一个字,他眼圈有些泛红,自然垂下的双手此时竟然开始发抖。
细心如李元芳自是发现了这一切,他从未见过狄仁杰如此失态的一面“狄大人……?”
尉迟真金站在原地,看着狄仁杰鬓角的些许白发,心中五味杂陈。二十年对他来说只是睡了一觉而已,而对于面前这个人,却是事事具变。
“狄仁杰”他声音颤抖着,却只是叫着那人名字。他不知道该说什么,或者干什么,他只知道他现在又可以唤他的名字了。一如往昔,就那么熟练的脱口而出。
“尉迟…”狄仁杰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“真的是你吗?”他上前几步手拂过尉迟真金的脸颊。温热的触感叫嚣着这人仍在的事实
“是我”尉迟真金轻轻一笑“老狄,我还在”话音刚落就被拥入一个熟悉的怀抱。
那人的眼泪湿了他尚有些单薄的衣衫。尉迟真金只是咬住嘴唇忍住不发出声音,眼眶却已经红透了。
纵然他是见惯了生死离别的金吾卫统领又如何。此时此刻在狄仁杰面前的,不过只是一个名叫尉迟真金的人罢了。草木尚且有情,何况是人。
李元芳和沙陀忠都没有出声,前者在身后握紧了拳头,又放开。后者只是轻叹一声,摇了摇头,唇角却是忍不住的向上扬起。
待两人整理好情绪,狄仁杰才想起立在一旁的李元芳等人。
没等他开口沙陀忠早早的就消失不见,只剩下暗自尴尬的李元芳。
“大人,这位是……?”压下心中的不满,李元芳开口问道。
“尉迟真金,前金吾卫统领”没等狄仁杰开口,尉迟真金就先介绍起了自己,眉眼还是二十年前那样肆意狂妄。
“这是李元芳”狄仁杰道。
“原来是李大人,真是百闻不如一见,坊间流传李大人武功盖世,不知有没有机会领教一下”
“自然是有的,只可惜狄大人吩咐我还有要事去处理,告辞”
李元芳拱了拱手,只留下一个背影给狄尉二人。
“哎呦,老狄这李元芳的性子怎么这般急,跟你可不像啊”尉迟真金看他走远挑了挑眉,冲着狄仁杰开口。
“你……”狄仁杰看着他“你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“嗯?”尉迟真金皱起眉头“你是想问我,怎么回来的?”
“回房再说吧”狄仁杰叹了口气,转身走向屋内。
他为尉迟真金倒了杯茶水,听那人慢慢开口“我醒来之后,才发现自己在一处洞穴之中,当时伤的是挺严重的…哎哎,你别扒我衣服!好了现在全好了!”尉迟真金扭着身子去躲狄仁杰来扒自己衣服的手。却还是被人扯掉了一部分,白皙光滑的皮肤上仅一道红色的痕迹,由左肩蔓延而下,看的狄仁杰胆战心惊。
“就让你别扒我衣服你偏不……”狄仁杰的手指划过那道痕迹,尉迟真金的身体猛的一颤“别动了,痒,给我穿好,你还听不听我讲了!”狄仁杰看了他一眼,没再做别的什么,把衣服重新拉回尉迟真金身上。
“我当时不是受伤挺严重的吗,我就懒得动,躺在原地自己疗伤,后来,勉强能活动了,我才走出山洞,看见一户人家,讨了点水喝,才知道已经过去了二十年。”
“我在那户人家借住了三天实在忍不住了,就跑回来了,狄仁杰…我挺想你的”说到最后,尉迟真金的整张脸涨得通红。要知道以前能听到尉迟真金一句我想你了,可比登天还难。
狄仁杰不自觉笑了笑“以前都要我哄着骗着你才肯说,如今怎么这般主动了”
尉迟真金佯怒道“不愿意?那我以后不说了!”说罢不再去看狄仁杰,反倒专心致志的喝起茶水来。

【狄尉】不知道更什么

emmmm故人归我现在不知道怎么往下写了😂😂然后就伸手码了个番外出来😂😂😂你们是想接着看故人归2还是看番外😂😂
我今天在b站看视频被甜到了,所以今天两份更新都会甜的你们牙疼😂😂😂😂😂

【狄尉】业火 02

02

“报告大人,狄仁杰……”小侍卫跪在尉迟真金面前欲言又止。

“怎么?他不肯进来?”尉迟揉了揉太阳穴开口,“我不是都说了吗?拖进来”

“不是,打…打死了”小侍卫吞吞吐吐道。

“什么玩意!?”尉迟真金一脸懵逼。

业火,完。

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了跟大家开个玩笑,怎么可能完,估计要是这么完了我也不用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下来是正文。

尉迟真金跪在殿下岿然不动“天后为他指婚是他狄仁杰的福气”“如此便是最好”天后满意的点点头。“你且下去吧,这件事我去找陛下商量之后再做打算。”天后起身,望了尉迟真金一眼唇角含笑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“恭送天后”

“想什么呢”尉迟真金一把抓住在自己眼前晃荡作怪的手。

“没什么”尉迟真金放开那人的手,神情似是不悦。

“天后到底跟你说什么了,惹得你这般不悦?”

“……天后要给你指婚了”

一旁刚抿了一口茶的狄仁杰差点呛住。他不可置信的看着尉迟真金“你说什么?给我指婚?”

“…对,还是夏子安的嫡女”这句话尉迟真金顿了片刻才开口“据说此女性格温润,颇为善解人意,聪慧过人,和你可不是般配极了”尉迟真金越说越气,终是将茶盏又重重磕在了桌子上。

“你气什么?是气不过天后给我指婚,还是…气不过给我指婚的对象不是你”狄仁杰有些好笑的看向尉迟真金。

“胡言乱语,本座根本没生气”尉迟真金偏过头去,掩饰自己内心的慌乱。

“是吗?可我怎么瞧着大人的耳朵这般红?大人是想到什么了?”狄仁杰走上前去伸手碰了碰尉迟真金的耳垂。

“你你你你你!干什么呢!放肆!”他一把打掉狄仁杰的手,这下不仅耳朵红透了,甚至红透到了脖子。

“大人,承认你喜欢狄某,就这么难吗?”狄仁杰弯下腰直视着尉迟真金的眼睛,后者眼神却到处乱飘。“谁谁说本座喜欢你了”话音刚落,却看到了狄仁杰那双眸子中一种名叫真诚的东西。他不由得心头一热“就算本座喜欢你,又能怎么样”

狄仁杰轻笑一声“如果大人喜欢我,那我们这就算是两情相悦了”“谁跟你两情相悦,胡言乱语”

“哎大人你可不能反悔的,狄某刚才在马上颠的可是连半条命都快没了,大人你不打算补偿补偿我?”“补偿?什么补偿!敢问本座要补偿的,你还是第一个”

尉迟真金看着狄仁杰直起身子理了理衣领“大人若是不打算给补偿的话,狄某明日便去求陛下将夏子安的嫡女娶过来”“你敢!”尉迟真金挑着眉“不就是补偿,你要什么补偿,本座自然都答应你!”

狄仁杰一笑“此话当真?”“君子一言,驷马难追!”尉迟真金道。

“那,大人您亲我一下吧”狄仁杰用手点了点自己的嘴唇,尉迟真金皱起了眉,两个字几乎是从唇齿间挤出来“放肆!”

“是大人说什么补偿都答应的,可不能反悔”狄仁杰笑意盈盈的看着尉迟真金。

此时的尉迟真金后悔莫及,真是挖了个坑把自己埋了。

他咬了咬牙,不就是亲一下吗!都是男子还在乎这些个细节做甚!于是他几乎是赴死般的吻上了狄仁杰,本想轻轻碰一下就离开的,却被狄仁杰用手死死摁住了脑袋。那人的吻技出乎意料的好,尉迟真金被他吻的晕头转向,身体不自觉的靠向那人。胸腔里心脏剧烈跳动的声音令他无法忽视。

喜欢吗?喜欢的吧,尉迟真金知道,他喜欢狄仁杰,现在,已经不是秘密了。

“大人真是出乎意料的可爱呢”狄仁杰放开尉迟真金,笑的仿佛像一只偷了腥的猫。

“真是…放肆”尉迟真金站稳了身子,吐出四个字。他才不会承认,他现在有点高兴。

“狄大人!尉迟大人!京城,又出案子了”门口的侍卫带着一位大理寺的人匆匆赶了进来。

“嗯,知道了”狄仁杰看了尉迟真金一眼。后者即刻点了点头“一起去。”

tbc

【狄尉】业火 01

小学生文笔。ooc可能有。

狄仁杰只看了神都龙王和四大天王,有一部分私设不喜勿喷。

会有一部分沙月。喜欢水月小姐姐!

01

扬州城的三月总是小雨纷纷的。

离前一阵子的四大天王案也已经过去了很长一段时间。

大理寺左右也没有什么惹人伤脑的大事,狄仁杰便批了沙陀忠的假让他陪着水月姑娘好好转转这扬州城。

尉迟真金恰好就是在这个时候找上门来的。他二话没说拽着狄仁杰就走。

“大人……?!”狄仁杰就这样在惊讶中被人扔上了马背。尉迟真金翻身上马,在一干大理寺众人找眼珠的过程中把人掳出了大理寺的门。

“真不愧是尉迟大人”徒留下众人感叹。

“大人!!”狄仁杰试图挣扎几下,他勉强抬头看着尉迟真金。那人却并未看他,狄仁杰有些头疼,怕是明日民间趣谈便是金吾卫统领挟大理寺卿闹市纵马。

罢了,便这样吧

远处沙陀忠瞧见这番架势,不由得缩缩脑袋,他可不想在那老芋头生气的时候凑上去,他又不想讨打,何必自己作死。

倒是水月上前几步想拦住尉迟真金,却被沙陀忠一把拉住“哎,我跟你说,这老狄跟老芋头一般都这么交流感情,不用管他们了”

水月看着沙陀忠的眼神充满怀疑“真的吗……?”

“当然是啦,不然你看老狄为什么不挣扎呢!走吧走吧”沙陀忠拉着水月往前走。

尉迟真金将狄仁杰带去了扬州城外一座别院处才停下。待他下了马,才把趴在马背上颠的快没命的狄仁杰扒拉下来。

“大人您想折腾我也要提前跟我打声招呼,我这刚吃完早饭你这,太猛了。”狄仁杰摆摆手,作势要吐。

尉迟真金却只是看了他一眼,对站在别院门口的侍卫说道“看着他吐,吐完了,拖进来!要是他没吐……”尉迟真金眯了眯眼睛,冷哼一声“给我打到他吐为止!”

“哎不是!尉迟你这么狠的啊”他看着尉迟真金的背影若有所思,今天怎么了这是,上个朝回来就莫名奇妙的,天后到底跟他说什么了?

他扶着树站了一小会,没有半分想吐的表现,侍卫走上前来“大人……”似乎欲言又止。
别院主厅内,尉迟真金重重的将茶盏磕在桌子上。他脑子里满都是天后跟他说的话。

“尉迟卿啊,狄卿这般年纪早就该娶妻生子了,本宫瞧着吏部尚书夏子成家的嫡女不错,才貌双全,性格也是温文尔雅,配狄卿自是再好不过了,你说呢?”武则天微笑着看着站在台下的尉迟真金,眸中划过冷光。

tbc

【狄尉】故人归

距离大理寺不远的一栋酒楼之中,尉迟真金端起酒盅。似乎是不在意的听着旁边人的闲谈。
“听说狄大人又破了一桩奇案!”
“哎!可不是嘛。那小贼武艺再高,又怎么能和李大人相比。狄大人真是神机妙算,提前让李大人埋伏在那”
“还真别说,当世少有能与李大人一决高下的人了”
尉迟真金皱起眉头,将酒盅里的酒一口饮尽,酒盅砸在桌面上发出碰的一声,吓得旁人噤声。
“你们所说的李大人可是在大理寺任职?”尉迟真金走到那些人身边问道。
“是……是……”其中有一个胆大的回道。
“可否将他名甚也一并告知与本…我?”下意识差点将本座脱口而出,尉迟真金嘴里的我拐了几个弯才出现,发音便显得有些怪了。
“李大人名元芳”
“多谢”
尉迟真金道了谢唤来小二结了账大步走向大理寺。
“李元芳……”尉迟真金喃喃。二十年过去了,他身边早已经换了新的搭档,尉迟啊尉迟,你现在回去…岂不是…
“站住!大理寺禁地岂可乱闯!”门口侍卫的声音令尉迟真金回了神。
“……”尉迟真金眉头一皱,下意识想呵斥,却生生压住,“麻烦你通报一声,我有事找狄仁杰”这一句话几乎是从唇齿间挤出来的。
“狄大人一天忙于政务,哪里有时间见你!快走快走!@”
“我是真的……”
“什么事啊,大清早吵吵闹闹的,闲得慌吗?再吵一句,自己去找李大人领罚!”沙陀忠伸了个懒腰,教训道。
“大人,是这个人”侍卫给沙陀忠让出了道,让他看清了来人。
沙陀忠瞪大了眼睛,仿佛被谁扼住了脖子发不出一点声音。
“沙陀忠…”
“我的妈……老芋头,你你还活着”沙陀忠推开侍卫拉住尉迟真金。“走走走,快跟我去见老狄!他该高兴死了”
末了,他像想起什么般对着侍卫说到“今天见到他的事,不管谁问一句话都不许提!”
“是”
“狄大人”黑发男子站在狄仁杰身后半步的位置叫到。
“元芳,怎么样?可有收获?”狄仁杰问道。
“回大人,那歹徒一伙已经全部缉拿归案。”
“好”
“老狄!老狄!”
TBC

【狄尉】一点脑洞!

今天听了狄尉的同人曲突如其来的脑洞。
大概是,杳无音讯的尉迟真金突然归来,却已经过去了二十年有余。
狄仁杰两鬓生出些许白发,身边跟着的是位武艺极高的男子,名叫李元芳。
自从尉迟真金失踪之后,狄仁杰彻夜不得安眠,他夜夜都能记起当年说要同他一起两袖清风的男子。如今尉迟真金归来,还是当年一般丰神俊朗,肆意狂妄。狄仁杰欣喜若狂的同时,却也在暗自神伤。
狄仁杰隐藏了尉迟真金的身份让他同自己一起破案,仿佛回到了当初。
这一切,李元芳都看在眼里,嫉妒,羡慕,却无法。他知道大人喜欢的人是尉迟真金,所以一只小心翼翼的隐藏着自己的心意,却在最后心魔爆发之时一触即发。(emmmm鱼翅吃醋啦,狄大人你可要哄哄!!)
狄仁杰一语点破李元芳心魔,将大理寺职位推给李元芳,自己告老还乡,与尉迟真金两袖清风。
有没有大大愿意写……没有的话……我可能就自己写了